面对企业微信和飞书的冲击,钉钉的生态布局略显尴尬,如何平衡工作效率和人性,以及如何盈利,都是钉钉业界亟需解决的问题。钉钉作为协同办公市场行业的领军人物,实力依然不可小觑。目前还处于成长期的协同行业,所有企业均是黑马。相信钉钉也不会让众人失望。
分类:

得益于宏观经济地不断发展,IT软件、互联网行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速前进。我国经济实体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,数字经济规模也在不断扩大。这使得人们的办公方式不再局限于线下办公室。尤其是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来,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线上办公,协同办公市场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。

钉钉作为协同办公行业的领军企业,2021年10月,钉钉在未来组织大会上对外宣称,用户数已突破5亿,其中企业、学校在内的各类组织数量已超过1900万。

但领跑者并不一定是赛场上最终的胜利者。近年来,钉钉可谓是内忧外患、处境艰难。虽然钉钉用户规模在不断地扩大,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且用户体验感差,一度面临下架的风险。同时随着企业数字化进程的推进、协同办公行业的发展,各个大厂都纷纷涌入其中。先有腾讯推出企业微信、后有字节跳动推出飞书,互联网巨头都想在该市场上分一杯羹,钉钉领军企业地位受到冲击。

宫斗不断,行业地位尴尬

钉钉的出现,是阿里巴巴进军社交领域野心的体现。生活归微信,工作归钉钉,是钉钉创始人给钉钉的最初定位。最开始,面对腾讯社交的领先地位,钉钉的这种定位显然不想和腾讯发生正面冲突,夸张一点来说,钉钉当初是绕着腾讯走的。

但是,竞争是资本市场的常态。最初的蓝海也会随着竞争者的不断涌入,变成一片红海。钉钉再也无法绕开竞争。

应用协同办公软件要想获得优势,击败竞争对手获得超额盈利,用户流量是其发展的根基。评论一个产品的好坏与否的首要前提是该产品被广大群众使用过。没有使用就没有发言权。而用户流量代表着一个品牌在市场中的曝光度,进而影响着产品的使用频率。软件不管如何实用,如果没有用户使用,也只是无根之木,存活不了多久。

钉钉虽然在该行业发展最早,用户量也最高,但相比于企业微信和飞书,钉钉在用户流量方面缺少社交软件作为支撑。在这一点上,企业微信和飞书就具备天然的优势。

现如今,我国微信用户使用量超过12亿,这大大提高了企业微信在大众视野中的曝光率。同时企业微信作为腾讯向协同办公领域进军的产物,延续了微信的使用风格,用户接受度最高,UI风格最容易让用户适应。而且和微信几乎如出一辙的操作习惯,可以节约一定时间的试用期,这一点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用户使用量。据统计,企业微信用户活跃数现已高达1.8亿。

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,科技的日新月异,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。在这种快节奏的生活中,抖音、今日头条、faceU激萌等软件APP成为人们碎片化时间的一种休闲娱乐方式。这些贯穿人们生活的APP都是隶属于字节跳动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字节跳动的所有平台全球月活数达到19亿。飞书作为字节跳动推出的一款办公协同软件,可以将飞书和有效的关键的字节跳动关联到一起,相当于飞书拥有着巨大的流量池。

不同于企微和飞书,钉钉的布局生态实施“云钉一体”战略,即以钉钉为端入口,打通与阿里云的连接,两者之间的客户、数据、业务开始相互融和渗透。虽然阿里巴巴旗下有天猫、淘宝等软件,但实际上与钉钉的关联并不大。缺少社交软件支撑的钉钉,也成为了钉钉在这一方面最大的劣势。

违背人性,风评极低

2020年是历史性的、不平凡的一年,也是协同办公发展契机最强势的一年。

疫情期间,在全网线上办公的第一天,钉钉用户在线数量就高达两亿,成为了疫情期间最火的办公软件之一。不仅企业上班族要去线上打卡上班,就连学生们也要去线上打卡学习。

不可否认,钉钉作为一款高效的协同办公软件,很多功能在很大程度上为使用者提供强有力的支持,入职、离职、请假、报销等被用户赞美做的十分完善。

但另一方面,钉钉在各大应用商店的评分极低,用户体验感较差。

据统计,钉钉在腾讯应用宝上的应用评分最低,仅有1.3分,在华为应用市场和OPPO软件市场上的评分为1.4分,苹果APP Store的评分为2.4分,小米应用商店最高也只有3.1分。

其中一点很重要的原因是钉钉的设计违背了人性。有媒体称,钉钉的产品理念实质上是“讨好”老板的软件,成为了一款管理员工的系统。虽然可以让少数领导快速地掌握员工的情况,提高工作办事效率,但大多数员工却感觉到了被支配的恐惧。这种支配让员工们感受到了被监视和不信任。

“叮”,是钉钉收到消息后发出独有的消息提醒音,当用户读到消息后,对方的消息就会从未读变成已读,而且还会表明具体已读的时间。如果在平时工作日还好,但是在周末休息的时候被“叮”一下,回复和不回复就变成了一个难题。

还有各种工作群,只要有消息就会“叮”个不停,还不敢屏蔽,因为一旦屏蔽很有可能漏掉老板布置的任务。

如果说“消息已读”从时间上支配着员工,那外勤打卡就是在空间上监视着员工的活动范围。相信对于经常跑外勤的员工对这个功能并不陌生,老板可以随时要求员工打卡,通过打卡记录掌握员工的行动路线。这也让员工的不被信任感油然而生,自此对公司和老板产生抵触心理。

与此同时,让人厌恶的还有密聊这个功能。这个功能可以让员工发表匿名小报告,据了解,这也产生了不少部门之间的争斗,很不利于公司的团队协作。

网友对钉钉评论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“在钉钉上,员工是机器,领导是使用机器的人”,更有评论称,钉钉是老板奴役员工的工具。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钉钉的设计理念违背了“人性”,缺乏对员工最起码的尊重。如何平衡办公效率和尊重人性两方面是钉钉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钉钉的盈利之困

据数据分析,截止目前,平台上钉钉ISV超过10万,注册用户数量早已突破1亿,在协同办公软件行业中规模最大。但奇怪的是盈利成为了钉钉的另一大难题。

根据阿里最新财报,截止2021年12月31日止三个月,包含钉钉的云服务分部报告经调整后的EBIT为盈利134百万,同比之下,2020为亏损人民币221百万。看起来似乎钉钉已经扭亏为盈,但事实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在阿里最新的财报中也已提及,钉钉的盈利主要是因为实现规模经济所致。规模经济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标准化。但钉钉的市场定位一直都是坚持TO B端,坚持PaaS,这个问题与钉钉的市场定位背道而驰。

TO B端和PaaS是以客户为导向,即满足客户的私人订制。但应用的局限性和客户、场景的无限性,使得钉钉在这一方面显得有些捉襟见肘,无法满足客户的所有需求。面对这种情况,虽然钉钉推出了“专属钉钉”,即客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在专属钉钉上进行修改,但是这也大大增加了钉钉的运行成本,“专属钉钉”也很难为钉钉创造利润。

公司作为盈利组织,为股东赚取更多的财富才是其存在的根本目的。据了解,钉钉最大的股东对于钉钉目前的现状极其的不满,巨额的投入资金却迟迟看不到盈利。扩大规模实现规模经济似乎成为了钉钉的无奈之举。

但市场蛋糕的总体有限,规模经济只能缓解钉钉一时的盈利困难。要想在协同办公市场上长期的发展下去,钉钉就必须向股东和外界展现其盈利的能力,改革迫在眉睫。

其次,钉钉的产品结构较为复杂。打开钉钉,页面功能特别密集,一种功能同时会存在多个入口,如日历至少有4处。而且多个页面包含大量与工作无关的推广,让人觉得凌乱,上手难度较高,降低客户体验度和协同办公的效率。

小鹏汽车是钉钉的老用户,钉钉为小鹏汽车6年间累计节省至少1800万元的成本。2021年年初还在为钉钉代言的小鹏,竟然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向飞书的切换,原因是想要更高的协同办公效率。可见,产品结构过于复杂也使得钉钉丧失了“金主爸爸”,无法获取盈利。

2022年3月21日钉钉生态大会暨品牌升级发布会上对外宣称,钉钉正在进行一场浩大的生态开放战略,重启阿里云智能新的增长引擎,打造第二增长极,壮大阿里集团数字化与2B服务。但如何改变上述现状,钉钉的盈利之战才刚刚开始打响。

结语

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,协同办公市场也在飞速前进,前景广阔的同时,竞争也在愈演愈烈。

面对企业微信和飞书的冲击,钉钉的生态布局略显尴尬,如何平衡工作效率和人性,以及如何盈利,都是钉钉业界亟需解决的问题。

不过,钉钉作为协同办公市场行业的领军人物,实力依然不可小觑。目前还处于成长期的协同行业,所有企业均是黑马。相信钉钉也不会让众人失望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关键词